凉儿CDS

【生贺】徒有情

我来转一下QAAAQ我不是渣男……

青漠:

@凉儿CDS
【单纯的一个脑洞生贺文。
凉儿,梁珥。大概想写一个风流潇洒不下流的公子哥儿,姑且让你攻一回。可能笔力不继,想法跟呈现出来有差距。不能捅刀,随缘大团圆,是我能觉得更合适的境况。
梁珥不像你强大坚韧等美好特质,自然也没有写他渣,怀孕流产下毒打胎的渣男标配都不存在,后院不像真正的修罗场。不过,他欣赏一切的美,且直接面对。小妖精的戏份没有写,相比于《风月谱》里两个人的感情外,写其他人始终不够纯粹。
一腔情意尽付,真真假假虚实。
加上感言,凑够5021个字。不多不少,只够爱你。
祝生日快乐,愿烦事莫扰,小人莫近;工作顺遂,红鸾早动。】


正文:
徒有情原本不叫徒有情,在梁珥为她改名之前,她叫的是一直都是徒有琴。
她彼时已在绝色坊待了许多年,从小琴童变成了琴师,教那些唇如蔷薇发如云的女孩子们学琴。
坊里人不知她年岁,为了和姑娘们区别开来,便唤她有琴夫人。
以至于人们误以为她是复姓有琴,而不会再去深究,她的父亲是从前有名的琴痴,唤作徒劳。
在徒有琴的人生里,有当世琴痴做爹,也未必是件快活的事情。
徒劳说她没有天赋,只能付出比别人十倍百倍的功夫来练,否则如何配姓徒。
可徒又是什么好姓呢?
徒然无益,徒是无功。
好似花费了许多力气,也是得不到想要的结果的。
但琴不一样。练得多了,也就自然而然总结出规律了。这和她想象的结果不一样,却不妨碍她弹琴。
想什么情境,就跟着拨什么弦。徒劳没有教过他,天下人却以为她是他成就的。
人们总是去愿意相信一些理所应当的事情。
寻欢作乐时一掷千金,明明是财色交易,却愿意相信欢好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恩情是真的;就连传闻,也捡那种人云亦云的大多数来信。真假本身,反而退在其次。
就像她的琴,也只是比一般人好上一些,但远不如传闻里的惊艳。
没有人明明白白指出来,只有她自己知道。
听琴的人往往不是真的要听琴,附庸风雅随波逐流,在等待美人的间隙里打发喝酒的时间。
琴声也在推杯换盏间毫不出挑,当做规规矩矩的背景。既不过分耀眼喧宾夺主,又恰如其分点缀歌舞。
像世间所有俗世庸人的遇见,他们也没能超脱凡俗。
梁珥来并州,友人在绝色坊接风。
坊里几个姑娘嚼舌根。
新任魁首身边的小丫头眉飞色舞叽叽喳喳说这人是冤大头。祖上是前朝禅位那位的后裔,累产颇丰,每到一处,出手阔绰,风月场里送他个浑名,唤做梁王孙。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她便也拨了弦,弦里有野草闲花,有春光骀荡,又逐渐归于芳华渐歇。在一片嘈嘈切切里,信手拈的曲调被梁珥听了去。
锦衣玉带,清朗自在。端得是皮相风流,姿态闲逸。
他说,你琴里有境,无情。
旁边人霎时静下来,她点点头,没有多说甚么。
多说想来也无益,只在心里按捺住对于皮相的惊异和言语的洞悉。
坊里的好皮相,始终有一种并州天然的拘束气,眉是眉,眼是眼,身段各有各的妙,体态各有各的骚,但输一段神,又少一抹韵。不似梁珥,贵介身外也便罢了,浑然有举手投足间的雅致。
他来了,又走了。
像波澜不惊的一潭沉水里,投过惊鸿掠影的一瞥。
一顾失声色,复归于平静。
新魁首神色萎靡,只说是自惭形秽,闭门谢客十日。
十日后不知用了什么偏门的药,容光艳摄,言笑间更为勾人。
她连那章台走马的影子都不用对比,便知魁首又落了下乘。
以为会有什么故事呢?琴师同豪客一见倾心,再见倾情,俄而赎身救风尘,谱上一段好传奇。
又猜错了。
传奇若出,人人津津乐道,为当世所殊,罕有所出。
梁家行商,往并州是商号途径之处,逢过三五月,来一遭绝色坊。说巧也是巧,天赐良缘似的,回回都遇到。
遇到了,却没甚么刻骨铭心的话语。不是你撩拨一句我针锋一回的局面,大多时候他怀里揽着各式各样的人。
姿态亲昵而毫无丑态。
怀中人替他斟了酒,他道声谢饮尽了;怀中人旋身舞一段,他拔簪击节相合。
酒尽杯倾夜已深,宿柳眠花有的是人想亲近。
他揽人起身后断断续续撂了几句话,“唱不尽枉自归嗟,弹不出殷殷情切……怕只怕……老病未休……时节,说风流……自成风流……谁怯。”
徒有琴只注意到殷殷情切,她想,我难道弹不出情么?
小唱愁情,乾旦虚情,分明该有一段情,不然怎的托琴而出。
三月又五月,再蹉跎几月,就是一整年。
绝色坊仍然是绝色坊,河东狮大闹,小书生薄情,花状元倒贴,亲姐妹双飞,老鸨换了龟公,小婢偷了主子,坊主睡了画师,灵与肉堆砌,欲成壑难填,谁的生活不能充做故事,编一编,造一造,粉饰出饭后茶余的谈资,供人们七嘴八舌的说说笑笑,比话本子来的复杂,来得热闹,乱哄哄里琳琅粉墨,再恣意不过。
徒有琴还是老样子,青衣素琴,安静得像个哑巴。她教琴时鲜少说话,通常是在桌上放了玉版宣,寥寥几笔勾出指法按位,先技而后曲,偶尔说几句,也轻飘飘的,好似风一吹,和着楼里头的金粉红香一并散了。
梁珥第三回来,送了徒有琴一支簪。乌檀木镂的云纹样式,瞧不出名贵,素得像她这个人。
徒有琴道,我身无长物,唯有琴画二字,下回来,送你一副画。
梁珥笑吟吟,捏了捏身前小婢略些丰腴的双颊,说一声好。
尔后徒有琴闲了开始画梁珥,从头到脚,细细勾勒,画他在雕梁画栋上,富贵萦怀。
鬓是一丝一丝勾的,连衣缘上浅而又浅的纹路也勾出模样。
画成了自己托裱一翻,等梁珥来了,也是淡淡几句话,送了过去。
梁珥就着旁边人呈上的一枚去皮剔籽的葡萄,含进口中后端详过了,偏头与人言,五官不大像,神与韵俱出,多谢你了。
徒有琴没有丝毫得意之色,敛衽离了娇莺鹊啼的场中。
坊里头风言风语传过一遭,但见当事人坦坦荡荡,既无近身狎昵,又无撩情拨意。是以传言悄没声儿就没了。
毕竟梁珥不光送过徒有琴一支簪,也送过别的女孩子。步摇珠花,锦衣玉器,燕京里的东西,式样比并州的新奇,可引一时风尚。
后来有一回,梁珥听着琴曲看着画,忽然说,有琴怀琴,何如怀情,琴情哪得更分明。你琴里现在有情了,不妨改一改名。
徒有琴觉得他说的话有三分道理,七分歪理。改便改了不必分说。
是什么样的情,梁珥没有明说,徒有琴却知道。
她等得毫无痕迹,弹得不着边际,偏在他跟前小心吐露。算不上丢人,只是阴沉晦涩,瓢泼过暗沉沉的年岁。
笑他操琴手,掩面和羞走。
梁珥如是这般,对着徒有琴的背影低低念了出来。
他眼里徒有琴算不上一流的美人,胜在气韵非同寻常。说冷未冷到极致,说热却自带疏离,分寸感不增不减,恰如其分的冷暖自知。
也曾有一闪而逝的念头,捂热了会如何呢?在床第间厮混时容色迸发,眼尾发红唤檀郎,长睫楚楚雪肤凉,贴着的是滚烫,是沸腾,是融冰化雪后的热情。
不过想一想,念头转瞬就没了,又有新的心思覆盖。
如此蹉跎。
人生哪儿来的那么多时日蹉跎,兴许是老天爷都看不过眼了,才又生出许多巧合。我们的江湖好似并不能准确的称为江湖,儿女情长赚泪多,英雄意气长喟少。
利益使然,矛盾激化。梁家并州的生意碍了旁人,这家赚了那家赔,不如杀人头点地。
浑然雪亮的刀光,自梁上兜头劈下。
梁珥左是美人,右是友人。他又没什么绝技傍身,若论贪生怕死之辈,少不得要把美人横在身前遮挡瞬息。他没有,忽地遽然掀案本能仰身。
刀意来势汹汹,劈案成两半,此际徒有琴抱琴至梁珥身前,袖手拔簪击腕。趁其脱力,持琴迎刀。
那琴不知何种材质,撞上刀身未毁,沉闷一声响,竟成碾压之势,琴头拍在对方肩上,迫其连退三步。
其人挟身欲走,徒有琴冷声道:“刀留下。”
掷琴而出,砸臂丟刀。
一场刺杀有惊无险,友人像头回才认识到徒有琴,换了雅室后,叹说是美救英雄。又笑:“有琴夫人今日义救梁王孙,几时大发慈悲救救在下?”
徒有琴举袖擦琴,头也未抬,“我唤有情,有琴是旧名了。公子又何须我救?”
这公子也不实心,往常蓄养的侠客傍身,她不信无人在侧。
梁珥因友人莫名生出的几分怒意被消弥,他见琴身有损,于是踌躇道:“我送你一把新琴。”
她说,好。
像他彼时,自矜少言。
一来一往,有去有回。世间男欢女爱,可不就是在这一来一往中,情意绵绵未知所起,期期艾艾言了求娶。
她仍是应了一声好。
未隔几日收拾行装随人一路访山看水回燕京,商门娶妇讲究没有那许多,分家另辟出的梁府,她是正房的大夫人。
高烧银烛,低垂红泪。她才惊觉太快了,水到渠成般就成了梁家新妇。
你侬我侬时蜜里调油,正正经经巡过几回商铺,莳花弄草时日悠悠,同床共枕一并厮磨。
好得跟一个人似的。
等梁珥闲不住了,又跟着行一回商。回来除了珍玩礼物,还有他一腔歉意。
说和她一样,也是从前旧识,风月场里真性情,无奈下为他所救。
是真正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起承转合,高潮迭起,听得她都想抚掌大赞。
有一有二,有二生三。二房剽悍耿直,三房知情识意。
拈的酸吃的醋都在暗地里,不至于放到台面上分说,暗暗地,像廊后那盆墨兰,阴阴长着。
没有机关算尽你死我活,梁府后院里,家宅平安,新旧皆宁。
梁珥没有变,徒有情也没有变,谁变了呢?该是甜言蜜语吧。
她想了又想,把甜言蜜语回溯尽了,里头也没应她一双人。大抵他眼里,正房正妻,始终和旁的不同,是要端庄一些的。
而徒有情,终于和世上任何女子都没有分别了。
有琴时纯粹,只有琴,无他物;有情时混浊,除了情,还有妒。
妒火中烧时便弹琴,拨得指腹发热,好度夜夜长宵。
情爱便在此间辗转,任嗔任痴,也是嗔不下,痴不尽,还有,贪不完。
有贪便有求,求又求不得,只落在苦上,是情网里痴男怨女的一团苦。撕碎了吞咽下,又朦朦胧胧生出新的一团。
谁比谁苦?甜过后的苦最苦。
再有是梁府娇客,叫作明珏的。
珏与珥,皆从玉。般配在舌尖上滚落,又被她压下唇舌。
明珏唤,有琴姐姐。
徒有情回她,阿珏。
明徒原是旧识,明珏是徒劳的女弟子,。在徒然居里,她们从前一起生活过。两个年岁仿佛的女孩子,除了夜里抱着被子同床共枕,白日里一起学琴画画。徒有情几乎是在瞬间想起来她那时候羡慕过徒劳之于明珏的偏爱,偏爱她禀赋非常,神思巧捷。徒劳眼里画是外物,哪怕她和明珏惯常玩的以诗入画游戏她赢的次数要多一些,但徒劳从不过问。
眼下又是怎样的偶然,明珏先时与徒有琴传过信,知她落户绝色坊。而今徒劳身去,明珏要找徒有琴,刚刚好遇上梁珥,被带了回来。
徒有情愣在当下。
究竟是迟了。
父女间互不原谅,至死未见最后一面。明珏说徒劳念着她,说那些细枝末节,情绪翻覆时她无声无息滚下泪来。
生死从无小事,只不过分不清是到底是遗憾还是至亲哀恸。
梁珥毫不避讳,展臂揽她在怀里,温柔拭泪低声劝慰。
她有些难为情,对明珏道,让你见笑了。
明珏低了头,说不碍事。然后将一叠残损的琴谱递过来,说是徒劳留给她的。
他知道她能修好,却从来没有当面夸过她。
在毫无慰藉可言的情况下,她愿意遂了他的遗愿。
闭门谢客,不问梁府诸事,一心修订琴谱。旧事愈多愈乱,心神皆有所损。她没能生成男儿身,致使他抱憾多年,也不会再想将琴痴之名继承下去。
在书案前的碗莲幽幽开放的时候,徒有情终于修订完了琴谱。
在此期间,明珏一直在梁府。说是为客,又哪里是客的住处,后院另辟居处,传开的话里头,名不正言已顺,单单少个过门的仪式。徒有情什么话也没说,砸了一面四鸾衔绶平脱镜。
梁珥闻说后,亲自送了新的菱花镜,低眉小意道了歉。
徒有情抬眼,看得出那张风流俊俏面容上赔着的小心。
但那又如何?二房三房少来往,追溯相识之机与她差不离。明珏既是旧识又换她姐姐,且来共侍一夫,落入不可说的难堪里,无言尴尬。
半晌,徒有情笔下皴擦,画完了一角山水,她说初一是个好日子,宜嫁娶。让明珏早过明路。
梁珥哎了一声。
这声里犹自有俏皮的意思在里头,她一点也笑不出来,生分又冷硬得不似夫妻,如店家赶恶客般道,你若无事自行去吧,我继续画。
皴纹被她擦得极细,石上的树上的山头的,擦完了铺色,耗费许多时间。梁珥默不作声站了一会儿,掩门出去了。
她笔下的画简直要画不下去,揭起青绿山水卷一角,重取生宣,挥毫为树,泼墨成山,一气淋漓的大写意,如刀削斧劈,随意非常。
墨可聚气,可抒胸臆。
爱与怨不断牵扯,念他一分好,抵却两丝怨。一分复一分,落得泪两行。
彼此间争相角力,不论是输是赢,俱伤一人耳。
想过再回绝色坊,又割舍不下剩余一腔情意。
我执虚妄,不生菩提。
江湖梦早该像那面平脱镜一样碎成四分五裂了。没有天下第一的剑客听琴,没有一心一意的少年途经,她的大梦不断地缩小,从天下缩到并州,再缩到梁府后院,最终碎在垂花门后,小轩窗前。
孤零零散碎残骸,再也拼凑不起。
梁珥不曾宠妾灭妻,是她一厢情愿定了他的罪。二房三房乃至明珏,谁也没有错,他能娶,她们想嫁,明晃晃的道理够清楚。
无疑他喜欢她,也喜欢着她们。
可惜怨输给了爱,两丝拼不过一分。只好决意求个公平,互相刀不见血的继续折磨,让余生彼此亏欠下去。
百年后同寝同穴,不也是一样输赢。
有琴无心弹,有情皆无用。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见。
相见亦不言嫁娶,好过莺莺随燕燕。


完。

我ball ball大家看清楚那个阴沟里的小沙雕的嘴脸,她一直在给周昊疯狂洗地啊!!!她是周智障的粉啊!!!
仙女们别再被带节奏开始骂马po了好吗???!!!去骂她就对了!!!别讲道理了就问候她全家就好了啊!!!我要不是刚退烧我就来一段京骂素质十二连了好吗!!!还可以语音的那种!!!

去原帖点个小心心!!!

LOFTER娱乐主播:

你是所有鋆帆的一生一遇,遇见你、认定你就是最好的缘分。

错过20岁的你,幸而没有错过21岁的你;

错过21岁的你,幸而没有错过22岁的你。

年年岁岁,有 大“峰”起兮“鋆”飞扬;

岁岁年年,有 直挂“鋆帆”济沧海。

你的努力拼搏有鋆帆一路见证,

鋆帆护你之心,匪石不转。


在1106这个特殊的日子,LOFTER娱乐主播携手吕鋆峰数据组。为所有鋆帆的一生一遇献上LOFTER生日开屏作为生贺礼物


10.13-10.27之间,点赞本帖,集齐10000颗守护爱心(指路>>图片下方小心心),即可解锁1106生日开屏

吕鋆峰22岁,有你、有我、有他


奶一口Te包!(喂)

珞羽苍流:

你熊攻起来就有点犯规了~

住了四年的地方呀~

一起旅行:

林 海·laofato:

秦淮人家。

心目中金陵的样子。

为了拍这张片子等一个好天气,在南京多住了一晚,挺值得的。

傍晚在天台看云缓缓流动,从日落到晚霞,真美。

有空多看看天空还是能放松心情的

刺客一观剧备考之玄学篇(扯淡)

我…先爪

白公羽:

这篇分析的最全。我之前也从这些角度推过原剧的逻辑。从星象上来分析衍生出了《归位》系列,从卦象上分析就写了《未济》。编剧姐姐虽然用典很棒,但就作为电视剧的整体效果而言,节奏安排有问题。就是说,如果她们能把这些梗更加合理的分布,而不是最后三集像赶完结一样迅速收尾会更好。而且完全用典来安排人物命运和性格确实教条了一些,比如陵光悲泣一整季,比如孟章无足的终局,作为角色而言,这样的设定表现力太弱了,原本有更多发挥的空间。
当然最可惜的是,这些伏笔第二部编剧都圆不上了。第一部编剧姐姐的古文化素养是十分难得的,现在大部分电视剧编剧都是写脑残恋爱脑的。刺客在古代礼节上真的很缺乏常识,例如最君子守礼的公孙钤居然面君时把手放在剑柄上。。。诸如此类问题多到发指,当然这种问题应该是导演和演员的锅。。。


总之,刺客一就这么草草坑了。




一直潜水:



最近吃了一个亲友的安利,去看了刺客一,看剧过程中感觉这剧本相当好玩,于是考据癖发作,一边看一边搜肠刮肚翻书,最后居然扯淡出了七千字。




算是自己看剧时的脑内活动记录,有一点干货,勿认真。先把玄学部分码出来了,历史典故部分回头再说。




至于刺客二我点着看了几集,被新换的编剧给吓出来了,所以不谈任何刺客二相关。








刺客一的人物设定和主要故事走向是根据四象八卦的卦辞和相关典故设计的,主线情节则由各种历史故事填充起来。编剧大概是个用典狂人,虽然有时候过于教条,甚至为了凑合典故,搞出了一些甚为有病的桥段和设定,但就总体而言,还算处理的比较妥帖,将这些复杂的卦辞,都想方设法安插进了一个完整顺畅的故事里,让不懂易经的普通观众基本感觉不到是在用典,确实不容易。




先说说玄学的部分。




主角四诸侯国的国名是北斗七星名,不必多讲。第一集挂掉的天下共主的国名(相当于周王室)取作钧天,“钧天”指天的中央区域,出自《吕氏春秋·有始》:“天有九野,中央曰钧天。”后也引申为帝王。“共主”这个名词,出自《史记·楚世家》:“夫弑共主,臣世君,大国不亲,小国不附,不可以致名实。”此句《索隐》有注:“共主,世君,俱是周自谓也。共主,言周为天下共所宗主也。”唐朝学者读到此处,都要特意作注,说明这个词后来基本已不使用,并非为历朝历代所共用。




主角四国国君的名字是四象的名字,出自三国时代的《北帝七元延生真经》:“左有青龙名孟章,右有白虎名监兵,前有硃雀名陵光,后有玄武名执明。”(这一段本来就是向北斗七星祈祷的经文,用在这里相当合适)剧中除了“监兵”用“蹇宾”谐音代替之外,其他三人的名字都是原文。




四国国君的基本设定对应了墓葬风水中的四种凶兆。玄武藏头(依仗天险不出,自谓安乐),青龙无足(傀儡君王,无人可用),白虎衔尸(穷兵黩武,自蹈其祸),朱雀悲哭(字面意义……为了对应典故,居然安排角色哭了一整季,太丧心病狂了)。最准确的出处应该是《三国志·方技传》:“辂随军西行,过毋丘俭墓下,倚树哀吟,精神不乐。人问其故。辂曰:‘林木虽茂,无形可久。碑诔虽美,无后可守。玄武藏头,苍龙无足,白虎衔尸,朱雀悲哭,四危以备,法当灭族。’”看来按第一部编剧的想法,最后结局大概是全员团灭。




有人说,因为玄武是真武大帝,和其他三个在道教神话中地位不同,所以最后是执明统一。但是我觉得不大靠谱,玄武是真武大帝不假,可书不能只看一半,朱雀还是九天玄女呢(笑死了),准确地说,四象当中,玄武朱雀地位较高,青龙白虎地位较低(相当于门神),所以第一部白绿两国内忧外患,最先亡国,黑紫两国国力较强,家底厚,所以留到第二部再灭,我觉得这个地位上的差异也就体现到这里了。主要这个“四危以备,法当灭族”的FLAG太狠了,编剧辛辛苦苦玩了一部的梗,应该不会拔。




十五集之后参与到诸侯争霸当中来的外族诸侯国遖宿国(非钧天属国),国名取的是南斗星宿的谐音,和这群“北斗”国完全不是一个体系,遖宿图腾为饕餮,《尚书正义》:“缙云氏之後为诸侯,号饕餮也。”《史记》等书中的“三苗”,就是所谓“饕餮”。




古代天文这块我真不懂,一般史书看到天文这块就跳了,所以多的就不扯了……




剧中五个主要臣子的名字是八卦卦名的谐音(四象生八卦),乾(公孙钤)坤(仲堃仪)震(裘振)坎(齐之侃)离(慕容黎→慕容离)。还差三个艮、兑、巽,应该是编剧为第二部出新人物留的余地。剧中人物设定,主要命运走向,以及一些情节的设置,都在很大程度上与六十四复卦的卦辞有关。




 




(易经我全是自己乱看,水平不足,不一定理解得对,不对之处请指正。易经原文是先秦古文,相当难读,需要借助易学家和训诂学家的解释,所以下面除原文之外,会主要引用王弼注作为解释,顺便也参考了其他的一些注疏,如《周易正义》等,反复标注出处比较麻烦,后文就直接引了。完全不参考百度百科之类的网络资料,因为他们可能比我更胡说八道=_=…据说之前有观众拿五行生克推断剧情,貌似推的还挺对,不过虽然这一套也是从易经来的,但跟我学的不是一个体系2333(王弼曰:互体不足,遂及卦变;变又不足,推至五行,一失其原,巧愈弥甚。纵复或值,而义无所取),所以这里就不提阴阳五行相关了。)




《易经·杂卦》有言:“震,起也;艮,止也。”因此,剧中以裘振刺杀共主,钧天分崩离析,天下大乱,作为全剧起首第一段故事。(所以按道理,全剧最后一段故事应该是艮)




裘振受天璇王陵光差遣,卧底钧天,在共主发兵天璇期间,刺杀共主,解天璇之围。正如震卦卦辞所言:“震惊百里,不丧匕鬯。”(殷时以百里为一国,故易经中“百里”指代“一国”。匕鬯均指祭祀用品,“不丧匕鬯”即维持朝廷政权之意)彖辞所言:“出,可以守宗庙社稷,以为祭主也。”天璇因吞并瑶光而引来钧天大军压境,所谓“已处动极而复征焉,凶其宜也”(震卦上六),而上六“虽凶无咎”,在于“若恐非己造,彼动故惧,惧邻而戒,合于备豫,故无咎也”,也完全可与这段剧情对照来看。




易经中各卦卦辞都围绕着描述一类具体的事或物展开。因此,本剧人物的塑造和主要戏份内容的分配上也就相应有了各自的侧重点。比如,乾卦讲的是君子修身立业,坤卦讲的是为臣之道。所以,公孙钤的戏份偏重于开展外交纵横四国,人物塑造也尽量与乾卦中对于君子的描述相靠拢(“君子体仁足以长人,嘉会足以合礼,利物足以和义,贞固足以干事。”),对君臣关系的描写则相当弱化(可能和乾卦的定位有关);仲堃仪的戏份则更偏重于辅佐君王对抗国内把控朝政的世家大族(“含章可贞,以时发也;或从王事,知光大也。”),人物塑造基本是在描写君臣二人从赏识到决裂的过程当中完成的。




另外,卦辞中具体描述的事件过程,在剧中也往往有其对应的情节。比如,坤卦文言曰:“臣弑其君,子弑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来者渐矣,由辩之不早辩也。”剧中,绿国国君孟章在朝政上渐渐开始脱离三大世家的控制,世家深为不满,于是在孟章的药中下了慢性毒药。仲堃仪从边关回朝,无意间闻过药碗,发觉了此事,然而为时已晚,无可挽回。(话说为什么有人觉得是方方土下的毒?这段虽然属于暗线,没有明说是三大世家下毒,但暗示还挺明显的。当然方方土发现下毒以后不仅没有揭穿,还装作若无其事,也是相当酸爽了。)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然后说说坎和离。




本剧的五个主要臣子,三个是谋士,一个是刺客,一个是将军。坎卦对应的就是其中唯一的将军。为什么这样设定呢?其实看一下坎卦的彖辞就知道了:“习坎,重险也。水流而不盈,行险而不失其信(处至险而不失刚中,行险而不失其信者,习坎之谓也)。维心亨,乃以刚中也;行有尚,往有功也。天险,不可升也;地险,山川丘陵也。王公设险,以守其国(国之为卫,恃于险也),险之时用大矣哉(非用之常,用有时也)。”这段话基本准确概括了齐之侃的人设。至于“时用”二字,结合情节来看,也很是扎心了。然而,尽管彖辞中有“行有尚,往有功”这样的好话,这一卦仍然是非常凶的一卦。六爻之内,除了起步阶段的九二“有小得”之外,其余五爻都不好,上六更是大凶(“上六失道,凶三岁也”,另外上六从字面意义来看,有被俘、或者牢狱之灾的意思(“系用徽纆”——可参见骆宾王的在狱咏蝉),怪不得编剧非要绕个弯,让小齐先开城投降再自杀,而非直接战死。从纯剧情的角度讲,有画蛇添足之嫌)。剧中,白国和小齐的运势大抵与此类同——除了剧情开始阶段作为反击,连下绿国五城之外(“求小得,未出中也”),其余时间一直在走背运,终至亡国身死。




坎卦象水。剧中最后小齐兵败退守孤城,这座城池,编剧取名叫截水城——这名字起的,简直和落凤坡有一拼。




白国的故事,还要结合国君的蹇卦来看。本剧只有白国国君没有直接使用白虎神君的名字,而是用了谐音,还用了“蹇”这个不常用的字,可能是为了扣蹇卦,参照卦辞来看,很有道理。(话说,上艮下坎曰蹇,艮这个人物无论是第一部的庚辰(是他就圆上了),还是新人物,都得和白国剧情扯上关系,否则这梗就没圆上)蹇卦的彖辞是这样说的:“蹇,难也,险在前也。见险而能止,知矣哉!蹇利西南,往得中也;不利东北,其道穷也;利见大人,往有功也(蹇难之时,非小人之所能用也);当位贞吉,以正邦也。”




蹇卦从表面上来看,比坎要好太多了,六爻都有翻盘的机会,但这是都有前提的,因为蹇卦的吉凶选择权在于自身(“往蹇,来硕”,“往则长难,来则难终”)——所谓前提,除了彖辞中“西南”和“东北”两个方位之外,就是在蹇卦象辞和爻辞中被反复提及的“见险而能止,以待其时”以及“反身修德”。剧中,白国国运的两次重大转折点,一个是选择和位于东北的绿国杠上,最后被绿国搞掉了六成粮食,导致国内陷于饥荒困顿;第二个是采取以战养战方略,以战争转嫁国内矛盾,最佳方案应该是打西南的紫国,却因为决策错误选择了打战力强大的遖宿,导致白国陷入更加被动的局面,正所谓“见险而不能止”,“利西南而不利东北”(其实后来四国合纵,紫国(西南)倾力相助,而绿国(东北)则背盟不助,按兵不动,也是利西南而不利东北)。白国亡国的原因,大抵上述两点,再加上国内政治混乱,一群亡国之臣贪污内斗(“不以五在难中,私身远害,志匡王室……履中行义,以存其上,处蹇以此,未见其尤也”,又是反用其意)——倘若白国不选择对外出兵,而是对内收拾这些把控了粮食的大户,大概结局又或不同,正所谓“除难莫若反身修德”是也。




顺便一提,三国时爰邵给邓艾算出来的著名一卦,就是蹇卦——蹇利西南,不利东北。所以邓艾伐蜀有功(西南),却被司马昭钟会等人给搞死了(东北),可谓非常之准。




最后说说本剧的女……哦不,男主角。




“离”这个字在易经中是什么意思?可千万不要望文生义认为是“离别”“离开”之类的。在先秦古文中,离,通丽,作动词,是依附、附着的意思;也有训诂学家解作形容词,为明亮之意。第一季的副标题叫“离火灼天”,这个词是编剧自己造的,但用法完全正确。而且离卦属火,象为太阳,这个标题堪称一语三关。




离卦象辞曰:“明两作,离。大人以继明照于四方(继,谓不绝也。明照相继,不绝旷也)。”剧中,慕容黎原本是瑶光国的王子,瑶光国国破,慕容黎仅以身免,改名为“离”,装扮成乐师,跑到了天权国继续搞事情的大业。




慕容离有个早死的竹马煦公子,煦意为朝霞,如沈约《梁宗庙登歌》:“悠悠亿兆,天临日煦。”这两人名字起的也真是够配的。




剧中,执明送给你离一处殿阁,起名叫“夕照台”,你离觉得意思不好,改成了“向煦台”(好大一顶绿帽子)。这一小段剧情其实很有意思。夕照云云,对于离卦来说也太晦气了——离卦中象为日落的是爻是九三(只有九三,上九的爻辞与日落完全无关),爻辞曰:“日昃之离,何可久也”,日昃就是夕照——难怪你离不高兴,要改作“向煦台”(误很大),这样一来,相当于从九三进到九四(九四是日再出):“处于明道始变之际,昏而始晓,没而始出。”结合这两爻的内容再去看剧情,就非常好玩。第一部执明和慕容离的冲突点,正在于执明不欲有所作为而慕容离想要有所作为。执明的“夕照”对应的九三爻辞是这样讲的:“日昃之离(“处下离之终,明在将没”),不鼓缶而歌(《庄子·至乐》:“庄子妻死,惠子吊之,庄子则方箕踞,鼓盆而歌。”),则大耄之嗟(“若不委之于人,养志无为,则至于耄老有嗟,凶矣”),凶。”九三提倡安逸取乐,束手无为,若非如此,便自取其祸。剧中执明差不多就是这个观点。九四描述的情景恰恰相反,是进取之爻,但是爻辞相当不好:“突如起来如,无所容也(其明始进,其炎始盛,故曰‘焚如’,逼近至尊,履非其位,欲进其盛,以其炎上,命必不终,故曰‘死如’,违离之义,无应无承,众所不容,故曰‘弃如’)。”九四以进取而招凶祸,原因在于“违离之义”,那么何为“离之义”?离卦彖辞言:“柔丽乎中正故亨”,也就是说,离道在于“中正”,正所谓“离之为卦,以柔为正,故必贞而后乃亨”。结合剧情来说,第一部慕容离的确一直在搞事情,至于有没有做到“中正”二字?那真是只有哈哈哈哈四个字可以回答。第一部结局处,慕容离的剧情远远没有结束,从纯剧情的角度来说,接下来的故事发展还很难预料,人物结局也难以推测。从卦象的角度而言,第一部慕容离的剧情主要就在九三和九四两爻之中(但也并没有走完),如果继续剑走偏锋,不能解决“违离之义”的问题,最终结局也比较惨。但是离卦的吉凶倾向总体还算可以,如果能“离道已成”,走上九的路线(“王用出征,有嘉折首,获匪其丑,无咎”,应该还是给遖宿王或执明当谋士,前者可能性更大),结局应该还算可以,总体来讲比坎这种强的不知道哪去了。这一卦比较适合谋士的定位。反之,走复国路线,自己单干当老板眼看不靠谱,离卦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履非其位,不胜所履,以柔乘刚,不能制下”,自己另立门户不是自取其祸吗?




另外强行给编剧挽挽尊,解释一下男主角人设的万人迷玛丽苏倾向。离卦六五:“然所丽在尊,四为逆首(逆道)。忧伤至深,众之所助,故乃沱嗟而获吉也。”




 




易经中,三爻卦任意两个相组合成为复卦。剧中五个臣子之间的人物关系,也参考了组合后复卦的卦辞。简单列几个。




乾上离下曰同人(=_=我信编剧是故意的):“同人,谓和同与人”,“柔得位,得中而应乎乾,曰同人(相应不以邪,而以中正应之)”。钤离这俩人在编剧的构想中,应该算是一见而相知的知音,对手戏各种风雅暧昧,听箫下棋鸿雁传书(当然观众买不买账是另外一回事),但是囿于国别之分,最后只能相杀。可以说非常符合同人这一卦的描述了。这一卦和坎很像,也是一堆好话,到了判断吉凶的爻辞却是各种凶兆,只有九四一爻是吉。“同人不泰”的问题,主要在于“吝道”,也就是“各私其党以求利焉”,进一步的解释是“楚人亡弓,不能亡(忘)楚;爱国愈甚,益为它灾,是以同人不弘。”顺便再扯一下唯一是吉的九四:“乘其墉,弗克攻,吉。(履非其位,以与人争,二自五应,三非犯己,攻三求二,尤而效之,违理伤义,众所不与,故虽乘墉而不克也。不克则反,反则得吉也。)”这么看,如果按原编剧的设想来,第一部结局公孙钤被你离硬塞的便当是必吐无疑了,接下来继续走九五和上九,接着相爱相杀,最后当然是BE。




(至于为什么是乾上离下不是离上乾下,呃……其实……腐女编剧心中的X上X下还能是什么意思2333,本文讨论的是编剧的脑洞,所以要顺着编剧的思路想23333,反过来画面太美不敢看好么)




乾上坤下曰否:“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贞,大往小来。”“小人道长,君子道消也。”剧中,乾坤二人相识于微时(“拔茅茹以其汇,贞吉”),后来被慕容离的连环套所离间,连带破坏了四国合纵的局面(“则是天地不交而万物不通也,上下不交而天下无邦也”,其实这段两个人截然不同的决策,也完全符合六二)。第一部结尾,误会虽然解开,公孙钤却对仲堃仪背主弃君的行径大为不满,不齿与之同列(“包羞,位不当也(俱用小道以承其上,而位不当,所以包羞也)”)。第二部如果公孙钤吐了便当,这两个人之间应该还有很多戏,虽然“否”听上去非常凶,但是走到九五,上九却逐渐成了吉兆(“先倾后通,故后喜也。”),所以我觉得至少单就这两个人的感情线(??)而言,结局会比较好,大概会以真挚友的关系结束。




坤上坎下曰师(其实这俩真心拿不准是坤上坎下还是坎上坤下,不过看卦辞,编剧心中是坤上坎下无疑了):“师,众也。”“兴役动众,无功,罪也,故吉乃无咎也。”坤、坎两个人第一季大半时间都在互怼,各有胜负,结果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绿国也灭了白国也灭了。白绿一开始的矛盾由三国通商,取道白国的争端起(“讼必有众起,故受之以师”),之后就是你来我往的互坑(初六到六三)。后来,因为坎在国内屡遭文官集团排挤,坤试图挖墙脚却一再被拒(“左次,无咎,未失常也(得位而无应,无应不可以行,得位则可以处)”)。最后四国联盟期间,坎为主帅,坤虽陈兵边境,但选择了按兵不动,坐视白国覆灭,结果自蹈其祸(“长子帅师,以中行也;弟子舆尸,使不当也”)。师这一卦相当之凶,几无出路,也比较符合两个人在剧中的关系(上六“小人勿用,必乱邦也”什么的真是爆笑了)。




这应该是剧中臣子之间比较重要的几条线,其他人之间就没什么特别密切的联系了。不过,像既济(坎上离下,“君子以思患而豫防之”,“终日戒,有所疑也”,虽然坎离交集很少,但这一卦还是很符合的,从初九至上六都有可对应的情节)和无妄(乾上震下,其实按正经剧情,这俩真是毫无关系。但是如果要从替身梗的角度讲的话……这卦还是蛮有趣的(诸如“无妄之药,不可试也”什么的2333)。历代易学家对无妄卦的解读存在很多争议,光是卦名,就有“无所希望”“私欲不行”“无虚妄”三种主流解释,我这种渣渣就不胡扯了)也可以对照剧情来看看。




另外编剧可能还玩了错卦的梗。一卦六爻阴变阳,阳变阴为错卦。两错卦之间相反相成。乾坤、坎离各是两组错卦,比如坎死前离去送最后一程,乾死坤哭坟这两段,应该就是故意去凑的错卦。




玄学方面的考据就差不多了。当然剧中还有国师夜观天象这种情节,观出的几种星象应该都是有讲究的,不过和主线剧情无关,我就给忘了,懒得重新回去找了,就这样吧。隐约记得其中一个貌似是“有星出紫微垣”,《史记·天官书第五》:“紫微,大帝室,太一之精也。”记不清楚了勿怪。




至于编剧这么搞,到底就是为了随便玩个梗呢,还是想说这些人都有些来历呢——比如四象八卦星君下凡历劫之类的玄幻剧情,这就不得而知了。第二部换了编剧,就更无从得知了。






中国文化纪录片(B站转的,自码)

Siny馨旎:

Canak:



茶煲:







资源站:















1. 我在故宫修文物av3924328
2. 国脉·中国国家博物馆av4152415
3. 御膳房av4004813
4. 帝陵 av4619981
5. 中国通史av5670296
6. 北京中轴线av4378167
7. 大明宫av1730716
8. 大运河av4139898
9. 超级工程av6456542
10.航拍中国av8320409
11.舌尖上的中国第一季av3585546, 
第二季av4231881
12.长城av3122019
13.楚国八百年av992037
14.台北故宫av3578648
15.汉字五千年av250263
16.河西走廊av2229874
17.新丝绸之路av1242179
18.史说汉字av2483589
19.海昏侯大墓av3563428
20.复活的军团av522440
21.圆明园av1563053
22.东方帝王谷av2484328
23.望长安av4686831
24.布衣中国av8802176
25.大汉帝国av5332988
26.中华文明av3479721
27.历史的拐点av5957522
28.世界遗产在中国av4734362
29.再说长江av2120529
30.美丽中国av2251606
31.敦煌av5031538
32.敦煌画派av9940353
33.与全世界做生意av2837502
34.留住手艺av3193310
35.第三极av8668069 
36.当卢浮宫遇见紫禁城av1458232
37.天河av2933029
38.光阴·西藏的西藏av4471131
39.中国高铁av9701763
40.筑梦路上av5053430
41.故宫100av4114589
42.我们诞生在中国av7346616
43.锦绣纪av6294513
44.古兵器大揭秘av5838576
45.大国重器av1806333
46.寻味顺德av4673559
47.味道云南av3692768
48.客从合出来av1088790
49.南宋av3613036
50.神秘的西夏av4670883












关于“教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完全没毛病!!!

鱼-木田:



突然脑补出来两个场景……


[一]


宏正和Evan在一边认真的谈事情,而另一边伟晋和易恩不知道在聊什么有趣的话题,两个人凑到一起,很近也就算了,竟然还笑倒在一处,你压着我我压着你。


于是谈事情的两人也不谈了,各自领着自己家那口子回房“教训”[……]




[二]


Teddy和Evan在一边聊的开心,而另一边晨翔和易恩两个“黑脸王子”互相瞪着对方。


“都怪Teddy!来什么来!现在马马都不理我了!”


“Evan不理你关小熊什么事!我还想说Evan死拉着小熊不让走真讨厌呢!”


“谁稀罕拉着他啊!你说谁讨厌呢!”


两个人吵着吵着就打了起来,聊得开心的两人也不聊了,各自领了自己家那口子回房“教训”[……]







刺客列传2 天璇组灭后感

陵光死的这段真的对不起之前的设定和美人的颜值,我记得以前是谁说过以陵光的性子,他就算死也要凄然一笑,一把火焚了宫殿然后转身走进烈火之中,朱雀涅槃。
然而……呵呵呵什么也比不过编剧和周智障的意思,要什么逻辑,要什么合理,他们说怎样就能怎样,其实第一季在权谋方面也并没有好太多,只是人设非常好。

夏阁玄之:


为何意难平。
因为天璇组实际上是综合素质和战力最高的组合。


陵光少年帝王心智果决,手段智谋一样不缺,甫一出场就是意气风发睥睨天下的姿态,轻描淡写一句“他们想死,就让他们去死好了”,举手投足都是霸气。


裘振(顾十安)有勇有谋,武艺超绝。凭一己之力潜伏他国,刺杀了天下共主,震惊天下。


公孙钤不用说,刺客一里全剧唯一当的起“光风霁月”一评价的正人君子,却不迂腐,恪守道义的同时还能进退有度。


就是这样一个配置高的可怕的天璇,最后被人像杀头猪一样的简单粗暴的灭了国。


而天璇组呢?


公孙钤光风霁月,一生光明磊落,最终死于自始至终满怀信任的友人之毒。


裘振倾尽生命为陵光换来世人口舌清净,第二季被强行拖出来再死一次,这次更好,亲眼看着陵光断气后自刎,实实在在的绝了生念,这次是死透了。


陵光呢?


第一季第一集一出场就笑的自信又霸气的,以无双智计一下子灭了两国,解了燃眉之急,却连眉头都不皱一下的少年帝王,在裘振身死后一朝颓靡,浑浑噩噩的过了二十多集,却并不昏聩,再怎么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该有的思量一分不少,该指出的问题一针见血。


第一季结尾,一身红衣的陵光惊觉有人来过,那时的眼波流转,分明就是第一集里的少年帝王要回来了。


可是呢。


这样一个风华人物,在第二季里被塑造成了一个有勇无谋,内心脆弱,儿女情长的小公主。


即使早知这剧已经定好了执离二人会是胜者,但对于陵光,更好的结局,应该是幡然醒悟,励精图治,用尽自己的智计筹谋为天璇子民周旋,而天璇的配置也完全够格成为在双方都精疲力尽的持久战后最后一个艰难被灭的国家。


到那时,陵光定不会苟且偷生,穿上王袍战死沙场也罢,留守都城嘴角含笑饮下毒酒也罢,在人世快意恩仇了一遭,有何不可?


可是最后,编剧选择了那么糟糕那么不体面的结局。意气风发的少年王,最后是在弹尽粮绝之下,穿着士兵的衣服,毫无还手之力的被万箭穿心。


而且是在裘振面前。


他历尽艰辛终于发现自己念了半生之人就在身边之时,恰好是他死局已定之日。


死的既不体面,也不豪迈。


甚至很不陵光。


唯一的安慰,就是裘振终究兜兜转转间,和他一起长眠。


至此,综合素质最高的天璇,被人用最不经推敲的计谋,像打筛子一样打掉了。


为什么说很失望,其实还有一个原因。


第二季bug满满懒得吐槽,慕容离的计谋很多时候更像是开挂,含金量远不如第一季,有几次简直像是凭色计谋。这其实也同样是对慕容离这个角色的不尊重。这个不多说了。


天璇组灭后,现在抛开未出场且估计也生不出太多幺蛾子的开阳不谈,只剩下周估计就要杀青的遖宿,以及天权瑶光外加一个仲堃仪。


第二季被严重歪曲的不止陵光,还有执明。执明在第一季中是个孩子气重的机灵男孩,再怎么顽劣起码不是没脑子。而在第二季中,他彻底被刻画成了一个纨绔子弟,毫无头脑,视国家大事为无物。


慕容离复仇本身没错,正如前面所说,双方酣畅淋漓较量一番后,陵光决然赴死的结局,没什么不能接受的。但何止天璇,整个天下无数无辜之人被慕容离卷入,双白组和孟章无辜,公孙钤更不用说,死的何其冤屈,而现在慕容离却是被两个国主捧在手心里的,天下间最无辜善良的谪仙。


毓骁人设太多模仿第一季执明痕迹,只不过是稳重一点的人设罢了。智计谋略不算差但也毫不出彩,被慕容离哄得团团转。但是遖宿是目前仍然存在的国家中国力最强的了。


仲堃仪,第二季莫名其妙多了帮孟章报仇的支线,其实在第一季中他后期人物是有明显黑化的,仲堃仪的性格特征是以自保为主,以自己的野心和目标为第一要务,倒没有特别大的忠义。属于利己主义者,但你也不能说他错。


现在发现了吗。


这个剧进行到现在,留下的,是这么几个人。


光风霁月的天璇组灭的如此惨烈,留下的,却是这样几个人。智勇双全的天璇三人组,最后却是输给了这样几个人。


更可笑的是,目前实力最强的遖宿,下周也要被灭了。


这乱世之下,兵分马乱之后,最后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留下了这么三个人。一个自诩复仇却将天下搅乱,一个叛国逃脱担着不义之名,一个呢,呵,混吃等死的纨绔子弟。


而智计双全的天璇组,最后居然熬不过一半。


不可笑吗。


有人说执明之后是要一鸣惊人天下知的,那么有个问题,凭什么,这个能这么耐心的等待着执明一鸣惊人,等待着他突然崛起的这个天下,却不愿给根本不需要浇水灌溉耐心等待,而是本身就风华出众的天璇组一条生路。


看剧就怕投入感情,更怕智商不够。比如现在,就感觉智商就不够用了,还有不少想法不知怎么表达,也有一些干脆在过程中忘了。


可是,写一个小小的剧评都会让人愧于智商或文笔不够。


可笑啊,夺天下,却不需要一点智计,好像孩童嬉戏般轻松。


愿天璇组安好。


注:所有不针对演员,仅针对角色。不强行上升三观,更多的讨论合理性与人物能力高下是否一脉相承且自然,请不要过分敏感。

有小伙伴要来参加么!超好玩hhhhh我觉得我们能组很多队!!!